许家印的“盲盒”:信托助力恒大造车

作者:周远征 

制图:这羽 山泉 周远征

来源:征探财经

从重庆加州花园,视线越过金龙桥,遥遥可以看到斜对面的中渝广场。如今,张松桥的中渝广场,已经改为了许家印的恒大中渝广场。

恒大中渝广场( 周远征拍摄)

把时钟拨回到1997!

1997年元旦,重庆加州花园竣工,距离重庆直辖已不到6个月。开发这个高档小区的老板很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他是谁。

23年后的同一天,一场大火却燃烧在加州花园。这时,人们才恍然。噢,他叫张松桥,被称为“重庆李嘉诚”的香港富豪。

1997年,河南周口市人许家印的恒大实业(广州天帝更名而来)已经在广州加速冲刺,许家印意气风发地在集团年度工作会上说:“如果一个公司是宗教,那么品牌就是他的圣经,别人看见这本书就会肃然起敬。”

“我们在2000多家开发商里并无优势可言。” 未来要让人肃然起敬的恒大在那时尚不起眼。

23年后,一封被中国恒大(03333.HK)视为造谣的紧急报告传得沸沸扬扬,“如果恒大本次重组如未能如期完成,将引发一系列系统性风险。”

位于香港的中国恒大大楼(周远征拍摄)

命相学里,属相戌狗(1958年,许家印)和辰龙(1964年,张松桥)相冲。然而,这两位“相冲”的陌生人,十年后将会在命运时钟拨动中,结缘。

而今,成长为巨无霸,大到让人“肃然”的中国恒大,还在一路狂奔。2020年12月30日,或许度过系统性风险的许家印又下了一笔重注:房车宝。

永不停歇的他,让征探君又想起了系着爱马仕皮带在人民大会堂外飘逸奔跑宛如“少年”的他。

多年以后,许家印或许会感谢那个打给贾跃亭电话的神秘人,正是这个神秘人撮合了他们。张松桥也随着许家印投资汽车,继续如影随形。

许家印,这一路遇到了不少的恩人。W、L都是讳莫如深的大神。张松桥等大D会成员,则以十余年来不离不弃著称。

唯一的“坏人”,或许就是让许家印进入汽车赛道的乐视贾跃亭。

进入汽车业,对于许家印而言如同翻到了盲盒里的“隐藏款”。恒大造车的资金“盲盒”也随着征探君的探寻,一点点呈现出来。

01

两条平行线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电影《甲方乙方》)

1997年3月,许家印将广州天帝更名为恒大实业。这一年,许家印将其视为恒大正式运营的年份,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一时期里,许家印迸发出更大的力量。他提倡“恒大一年可以做别人三年的工作。”对于那个时代的创业者而言,“996”算不了什么。

1997年的张松桥,已经在资本运作的快车道狂飙,旗下已拥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渝钛白(000515,现更名为攀渝钛业)。很快,他还将把中渝置地在香港推上市。

1964年7月出生于重庆的张松桥,16岁时赴港投奔亲戚。这位亲戚据说是张松桥的祖母,其创立了香港陆氏集团。香港陆氏集团的创立者是越南华侨,公司几十年来在中越均进行着投资。

张松桥与陆氏集团的渊源,其本人并未公开提及。20多年前,重庆外商投资服务中心出具了一份研究报告,曾记载了张松桥与陆氏集团的关系。位于香港华润大厦的中渝置地公司前台接待处,陆氏集团、新鸿基等企业赠送的匾额,却在不经意地透露着种种关联。

少年张松桥赴港之后,就此中断了学业,随即进入了一家名为香港利生行的贸易公司。1981年,张松桥加入了香港的中资贸易有限公司。利生行是否存在?香港公司注册处的档案中已经寻不到踪迹。中资贸易有限公司的早期档案中,则有一位与香港旅游大王林金文同名的人士。

加入贸易公司之后,张松桥的舞台开始广阔。各方传闻中,张松桥起家的第一桶金就是经营电子手表业务。八十年代初,走私电子手表的利润堪比毒品交易。香港几块钱的电子手表,进入内地后动辄上百元卖出。

上世纪80年代,香港附近的船只很多都是走私船,猖獗一时。中央高层曾经批示“雷厉风行,死抓不放。”恰恰在这段时间里,张松桥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内地贸易”。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许家印的大D会朋友中,一些人拥有丰富走私经历。英皇集团杨受成,被视为大D会重要人物。其早年发家就与走私相关联。

杨受成出生于1943年。12岁时,杨受成就铤而走险参与公海走私。其全身上下口袋塞满200多只手表,乘坐小艇冒着巨浪出海。正是这种风里浪尖行走,最终炼就了杨受成在商场中敢拼敢杀的性格。

与杨受成熟识的顶级富豪也曾经对征探君透露过,杨受成曾经因为背景问题,失去了一些更大企图。这位常居香港的富豪,与杨受成曾经有过紧密合作,但是后面又交恶。当然,那是另外一桩惊心动魄的恩怨故事,征探君将在后续进一步揭开。

杨受成是否曾经加入过帮派,原14k重要人物对征探君意味深长地说:“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会依附一些帮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正是香港帮派林立之时,新义安、14k等社团成员动辄十万之众。

征探君曾应邀参加香港昔日江湖大佬陈慎芝的寿宴,昔日新义安、14K的大佬们在寿宴上唱着“虽知此山头猛虎满布,胆小非英雄决不愿停步,冷眼对血路寂寞是命途,明月映山岗倍觉孤高。”(天蚕变)那些岁月里,许多人都活得不容易。

“胆大骑龙骑虎,胆小骑尼玛个抱鸡母”(《火锅英雄》)张松桥、杨受成显然属于从小胆子贼大,浪里白条。

许家印初接触商海,带着贫穷与苦难中温暖的色彩。许家印的奶奶做酸醋维系着家用。小学时,许家印就已经帮助奶奶拿着酿好的醋去街市售卖,一分钱一分钱地攒下来,从而在过年时或许能够吃上一盘肉。

张松桥进行内地贸易,钱财滚滚来之时,许家印已从武汉钢铁学院毕业,分配到了刚建立不久河南舞阳钢铁厂。很快,许家印就显露出管理天赋。他创立了“150度考核法”。意即值班人员身体打开幅度超过了150度,就立即划定为睡觉,需要接受公司制度的罚款。当然,这一考核办法,征探君至今没有想明白。

“没有所谓的马云时代,只有时代中的马云”,张松桥的发展恰恰是赶上了波澜壮阔的内地改革开放的大时代。

1983年,19岁的张松桥就创立了I.C BROTHER CO.LTD(重庆外商投资服务中心出具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所披露,但是征探君并未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到)。这家公司被视为1985年创立的中渝实业有限公司前身。

张松桥早期设立的公司,都在香港湾仔华润大厦,该大厦的41层和33层都曾是他公司注册地。至今,与张松桥有密切联系的一些公司,以及张松桥的中渝置地总部也设在华润大厦。华润与张松桥是否还有更多的秘密呢?

张松桥早期公司的档案中,与一位名叫刘志勇的人士交汇。此人至今还是香港两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1993年上市的东方网库(现东方兴业,00430.HK),1998年上市的万事昌国际(00898.HK)。他是张松桥资本成长历史中的又一个伯乐么?

二三十年前,内港两地的经济和金融业发展程度差别非常大。张松桥在亚洲金融中心香港获得了诸多资源和巨大机会,远远不是尚在中原地区的许家印能够赶上的。征探君对张松桥在港和内地设立的近一百家公司进行了全面筛查发现,其在1997年之前,就已经设立了20余家内地和香港公司。

张松桥自身的资本财技,也越来越显露出来。1993年7月12日,张松桥29岁生日前夕,渝钛白在A股上市。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以港商身份回到内地投资的张松桥,在重庆老家也成为当地招商引资的宠儿。

1990年,投资总额达到了4438万美元,注册资本为1400万美元的重庆渝港钛白粉有限公司组建成立,其中中方重庆化工厂和外方香港中渝实业有限公司各出资百分之五十。

该公司承担着国家重点项目15000吨钛白粉项目建设重任。1992年,获得重庆市发改委批复,该公司又组建重庆渝港钛白股份有限公司。股改之后,该公司的上市步伐进一步加快。

随后,一系列举措让人闪瞎了眼。该公司迅速进行了公开发行股票。引起了国务院介入调查,并进行了通报批评。最终,国务院调查组对于包括渝钛白上市,提出重新审批确认后,建议优先在异地上市。

这一决定,最终为渝钛白扫清了上市障碍。1993年7月,渝钛白顺利上市。上市不久,这家企业的问题却暴露出来,财报变脸。

1998年3月,重庆会计师事务所对该公司审计出具了否定意见,这是中国股市开市以来第一份否定意见,史称渝钛白事件。

一般而言,只有所涉上市公司“吃相特别难看”,财务极度混乱,会计师事务所才会“痛下杀招”出具否定意见。因为,那时候的“包装上市”,本已是较为普遍现象。

许家印则是在1992年,“又一个春天”来临之时,抛弃了铁饭碗,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创业。机遇总是赋予敢冲敢闯的少数人。

许家印在舞阳钢铁厂的十年,已经从技术员一步步走到了热处理车间主任等岗位。许主任在钢铁厂期间积累和创新了许多管理经验。这些宝贵经验,未来给他带来诸多好处。

许家印先后在深圳、广州打拼。相对于张松桥拥有良好的政商关系,以数万元一亩就拿下重庆千亩黄金地块不同,许家印需要一番冲杀才能够立足脚跟。

1997年,恒大正式运营之后,许家印拼尽全力为了企业生存和壮大而打拼。他自言:“为了找到合适的土地项目,我们几乎踏遍了广州的每一寸土地,反复的考察和调研。”

多少年以后,相信张松桥和许家印都会怀念这个壮阔而特殊的1997。

02

互为驰援

1997年过去了,张松桥和许家印继续在平行线中各自行走。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接下来十年的时间里,张松桥在地产项目上的操作,已远远逊于许家印。他已经奔向了资本市场的各种倒腾中,涉足领域越来越多,旗下已经拥有多家上市公司。

许家印则在地产项目上笃定前行。2006年,他提出“一切工作都要围绕上市而进行,努力创造条件,全面实施公司境外上市。”

2007年集团工作会议上,许家印信心满满地说:“我们的开发面积已经达到600万平方米,到明年我们交付面积要达到800万平方米;我们的规模已经成为中国房地产企业的一流,我们的团队经过努力,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为一流的团队。”

然而,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临近。

全球金融危机从2007年开始,逐渐席卷各个角落。恒大地产的香港上市计划也被迫延迟。2008年3月,恒大地产宣布“由于国际资本市场现时的不稳定及严重动荡低迷,加上恒生指数反复下跌、香港近期部分首次公开发售的交易表现欠佳,为维护公司和所有准投资者的最佳利益,恒大地产集团及其全球协调机构(承销商等)宣布,不再根据原有时间表进行全球发售而将IPO计划推迟。”

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随后表示:“一旦时机合适并成熟,我们会重新公布新的上市计划。”

上市搁浅,嗷嗷待哺的恒大,面临的资金压力陡增。谁将扮演白马王子呢?张松桥与许家印的平行线也将籍此而走向交叉。

征探君十余年来一直对恒大保持着持续关注,恒大背后的一些隐秘故事也渐渐剥开。

所有的相逢,真的都是命中注定吗?或许要从一家名叫汉唐证券的公司说起。

这家曾经风光的证券公司在2005年关闭。背景深厚的汉唐证券董事名单里,曾经闪现过一位W人士。如果进一步穿透,这位W人士与大D会已故头牌郑裕彤亦有关联。征探君的一位老友曾经与W同在另一家公司做董事,关于W的故事也偶尔言及。

许家印与大D会如何联系上,有多个版本。不管如何,他们最终联系上了。大D会的驰援最终挽救了恒大地产。

获得驰援的许家印在2009年集团工作会议上透露了整个危机和引资的过程。

他说:“2008年初,恒大当机立断决定暂缓上市,避免重大损失的出现,原定计划的120到150亿融资暂时没有了,可以说这是恒大遇上的第一个非常严峻的寒冬。”

如何应对呢?摆在许家印面前有三条路:公司楼盘当即开盘发售;谋求项目合作;增资扩股。三条路各有弊病,如果匆忙发售,必然会严重影响恒大品牌形象;谋求项目合作,则需要拿出近一半的项目出来,严重影响公司长远发展;增资扩股则将把许家印的股权进一步稀释。

最终许家印选择了增资扩股。2018年6月,恒大拿出15%的股份引进了美林、德意志银行、淡马锡、科威特投资局、香港郑裕彤先生(周大福集团)在内的国际顶尖的大型投资者,融资了5.06亿美金(2009年年中会议上,许家印透露融资额最终达到了6亿美金)。

自此,恒大危机得以缓解。许家印说:“恒大的股东也遍布全世界,恒大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世界性的优秀公司。”

重启上市计划的恒大,于2009年10月19日举行了推介会。大D会主要人员,郑裕彤、刘銮雄、张松桥、杨受成等人齐齐出席。

2009年11月5日,恒大于香港联交所上市时,刘銮雄还出资5000万美金成为了恒大的基础投资者(由刘銮雄控制的华人置业旗下全资子公司Sun Power Investments Limited进行认购)。

2010年初,刘銮雄曾两次认购恒大发行的企业债券,总额高达7.5亿美元。

大D会的相助,许家印也铭记在心。2015年开始,恒大地产陆续对张松桥(中渝置地)、郑裕彤(新世界集团)及刘銮雄(华人置业)等“大D会”成员在内地开发的项目“应收尽收”。

2014年10月,李嘉诚在海外加速购买资产之后,港资“出逃”布局英国等地的态势已经颇为明显。彼时,一些香港富豪处于摇摆中。张松桥、郑裕彤及刘銮雄等资本玩家,自然也随风而动。

征探君在2016年底曾经整理了一份恒大收购张松桥、郑裕彤等资本玩家内地项目的清单。

仅仅统计2015年6月到2016年12月,恒大就付出了620亿元人民币进行收购。

其中2015年6月2日,以现金作价55亿元人民币向主要投资中西部房地产的同业–中渝置地(1224.HK),收购其持有的一家重庆房地产资产的附属公司92%股权及相关贷款。

制图:这羽

疯狂的“买买买”节奏,开启!

与此同时,张松桥、刘銮雄亦疯狂地在英国伦敦等海外购置物业,大量的优质伦敦物业被收入大D会囊中。征探君曾经多次前往英国伦敦进行实地探访,探寻这些香港富豪收购的物业。

2016年7月,张松桥以旗下另一家公司渝太地产(00075.HK)为平台,以4233万英镑(折合约4.3亿元)收购了伦敦利物浦街的Travelodge酒店。

其后,张松桥旗下上市公司还多次购买英国物业。张松桥的密友孙粗洪,2017年还接盘了仰智慧购入不久的英国利升赌场。这是个好地方,四季酒店、洲际等中国富豪云集的酒店就在附近。

比张松桥稍早一些下手,杨受成在2015年5月8日,收购位于英国伦敦W1D2DW Oxford Street 25-27号、一幢楼高8层的零售及办公用途楼宇,总楼面面积约1200平方米,代价是4.2亿港元。

港资纷至沓来的伦敦圣詹姆士广场(周远征拍摄)

2017年3月30日,香港华人置业集团斥资1.8亿英镑(约合15.48亿人民币)从马来西亚基金EPF手中买下圣詹姆斯广场11-12号,租金回报率约为4.25%。而郑裕彤家族投资95亿美元的格林威治半岛亦在开发中。

许家印与大D会另一场协作,则是宝万之争期间。港资军团与恒大、宝能形成对万科的合围。彼时,征探君也前往香港与神秘的力信资本幕后操盘人进行了碰面。那是铜锣湾,穿过一个幽深的小巷,进入一个隐蔽的小楼。篇幅所限,个中故事就不在这里展开。

制图:周远征

战斗的友谊,历久弥新。2020年9月24日,恒大辟谣求救信之后,大D会再度出手相救。时隔仅仅一天,2020年9月25日,张松桥持股的中誉集团公告,已于公开市场收购本金总额各为500万美元(约3900万港元)的2021年到期6.25%中国恒大票据及2021年到期8.9%中国恒大票据,总代价分别约为429万美元(约3346万港元)及435万美元(约3393万港元)。

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赵渡与许家印所在的香港顶级富豪圈“大D会”的核心人物张松桥、郑裕彤关系匪浅。2010年,郑裕彤、张松桥曾出现在中誉集团配售新股的基础投资名单中。征探君了解到,目前张松桥在中誉集团中持股5.04%。

2020年11月6日,张松桥控制的中渝置地发布公告,称在场外交易市场以总代价约1.2亿美元(相等于约9.29亿港元)购买了面值为1.25亿美元的恒大票据。

2020年12月2日,恒大物业(06666,HK)上市,大D会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其中,陈凯韵(甘比,刘銮雄的妻子),Well Smart Developments Limited(其由周大福代理人有限公司间接全资拥有,郑裕彤家族)入主恒大物业。

03

信托助力恒大造车

又见赵渡!他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恒大。

根据中誉集团2020年半年报,赵渡担任主席的中誉集团持有恒大汽车0.48%股份,共42,180,000股。截至2020年9月30日,市值为1.075亿美元,浮盈数千万美元。中誉集团还持有中国恒大及中国恒大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若干优先票据,2020年9月30日总市值约为1.75亿美元。

是的,恒大造车历史中均有赵渡和张松桥的身影。

一通神秘的电话,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2017年10月的一个周末,贾跃亭接到了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他的一位神秘朋友表达了恒大对于投资FF有强烈的兴趣。

制图:周远征

此时,贾跃亭正无米下锅。按照他2017年底做的FF91量产预算,他至少还需要10亿美元。并且,还不包括FF81及未来可能的国内工厂建设预算。

机会稍纵即逝。贾跃亭迅速开始与恒大接触。赵渡作为台前人,公开亮相。他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在2017年11月,与贾跃亭签订了协议。

幸福感满满的贾跃亭开始了广州南沙拿地建厂的前期准备工作。

2018年2月12日,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205200万元(彼时约合32589万美元)。这恰恰符合之后南沙区公布的竞买人条件。

2018年3月5日,广州南沙区公布了一则土地挂牌出让公告。这则土地挂牌出让公告中明确注明:竞买申请人须在南沙设立项目公司,项目注册资本项目注册资本≥30000万美元,投资强度≥8274元人民币/平方米等条件。

恒大的收购涉及美国的相关机构审批。因此,尚未对外界公布前,恒大健康就已经于2018年3月9日,向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提交申请。2018年4月,赵渡旗下“香港时颖有限公司”向贾跃亭旗下FF公司投资。

2018年6月18日,恒大健康的申请获得CFIUS正式批准。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许家印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约合56亿元人民币)、年利率为7.6%的3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100%股权,由此,恒大成为了FF的第一大股东。

2018年7月,许家印还兴致勃勃地前往美国视察了FF工厂。

异常顺利的收购,往往会让人大跌眼镜。2018年10月7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正在走仲裁手续,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所享有的融资同意权,并解除双方的所有协议。背后的潜台词是,贾跃亭要钱,恒大没批。然而,贾跃亭方则认为恒大违约,不守承诺。

彼时,征探君前往南沙工厂现场,根据现场实地考察,得出该工厂绝无可能在2020年上半年建成投产。如果严格按照土地出让公告中规定的,移交地块后24个月(即2020年上半年内)建成投产。

2018年11月的南沙工厂建设现场(周远征拍摄)

双方开始了貌似激烈的恶战,这更像是一场“大戏”,更像一部“局中局”。最终2018年12月31日,FF和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双方签署了新的合作协议,并终止诉讼,释放了资产保全质押权与股权融资权。

近日,FF公司相关人士对征探君表示,我们是和平分手,恒大还是我们的第一大股东,希望我们尽快恢复元气,希望他们能边干边调整。

抛开了贾跃亭之后,许家印对于进军新能源汽车的雄心却被彻底调动。除了房地产,还有什么产业能够承载梦想呢?

他瞄准了新的猎物。这个猎物掌握在蒋大龙手中,他是又一个略显有些神秘的富豪。

2012年,萨博破产管理委员会正式宣布瑞典新能源汽车公司NEVS(国能汽车)赢得萨博资产竞购交易。蒋大龙由此获得了萨博汽车有限公司、萨博汽车动力总成有限公司、萨博汽车模具有限公司资产以及萨博新9-3平台和凤凰平台的全部知识产权。

2019年1月1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已成功收购国能汽车51%股权,收购价为9.3亿美元,并获得多数董事席位。随后又经过一系列收购,恒大健康最终在2020年内完成了国能汽车全部股权的收购。

一位与相关收购核心人物有接触的人士对征探君透露,推动此次收购的有一位L姓人士。

当然,征探君多年来与资本界诸多大佬和监管部门深入接触中,也明白一些重要收购,往往不是凭空掉下来的,背后的推手往往才是关键。资产包再好,不能左右逢源,也是空谈。

张松桥也在这一轮国能汽车收购中亮相,其陪着许家印前往瑞典视察了恒大NEVS总部。同行人中,除了苏宁董事长张近东之外,还有一位也颇为神秘的中赫集团董事长周金赫。

除了恒大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收购之外,征探君特别关心的是,恒大债务率高企,资金面紧张的时候,投入汽车的庞大资金如何能够保证?

近年来,恒大多元化发展,推进文旅、养老大健康、新能源汽车。依托相应公司主体大量拿地,之后又将这些土地大量质押进行融资。

而在这点上,贾跃亭正是做到了极致。其鼎盛时期,贾跃亭和乐视被各地追捧,杭州、重庆等地都为了吸引乐视项目,给予了贾跃亭和乐视土地配套。不完全统计,贾跃亭和乐视最多时圈地多达数万亩。

征探君获得了多个央企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计划,发现恒大健康(目前已改为恒大汽车)通过多个央企信托公司,发行了多个信托计划,这些信托都以恒大汽车旗下相关主体公司拿下的土地进行抵押,相关拿地主体公司股权进行质押,并且恒大集团均做了担保。

制图:山泉

以2019年11月发行的光大·安景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光大安景1号”)为例,该信托融资规模4.56亿元,用于受让恒鹏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恒鹏健康”) 持有淄博恒越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恒越健康”)100% 股权收益权。恒越健康公司的股权也被100%质押给该信托计划。

恒鹏健康于2017年12月21日在南京市六合区成立,注册资本5亿元。恒鹏健康实际控股股东为中国恒大(03333.HK)。

恒鹏健康以发展医疗养生项目为核心业务之一,下设多个项目公司,其中恒越健康和淄博恒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淄博恒越”)均是恒鹏健康旗下项目公司。而这些项目公司的一大主要功能,就是拿地。

制图:这羽

恒越健康主要负责淄博恒大养生谷项目医疗养生产业板块建设,该板块主要地块是淄博恒大养生谷地块,土地编号为淄博市2019(增量)-文003号。

淄博恒越主要负责淄博文昌湖恒大养生谷项目住宅部分的建设与开发,该公司拍得三块土地,分别是【淄博市2019(增量)-文004号】、【淄博市2019(增 量)-文005号】和【淄博市2019(增量)-文006号】,而这三块地全部也被质押用于信托融资。

另外,“光大信托恒能1号新能源项目”(简称“恒能1号”)也为恒大新能源汽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 提供了17.3亿元融资,用于旗下子公司上海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国能”,现改名为恒大恒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乘用车建设项目。

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是恒大集团打造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制造销售产业板块的境内核心控股公司。

同样,“恒能1号”也用了项目公司的土地做质押。抵押物系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旗下公司所拿下的六块城镇住宅用地。

进一步穿透发现,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全资控股的涛永生活服务(安徽)有限公司(简称“涛永公司”)、明驰生活服务(安徽)有限公司(简称“明驰公司”)、景彬 生活服务(安徽)有限公司(简称“景彬公司”)和深安生活服务(安徽)有限公司(简称“深安公司”)分别以其于2019年6月25日摘牌的位于六安市园区的六块城镇住宅用地,地块编号为六出【2019】11号-16号土地,合计面积93.45万平方米城镇住宅用地提供抵押担保,当时土地成交价共计28.87亿元 (含契税)。

同时,涛永公司、明驰公司、景彬公司、深安公司100%股权也质押给了信托计划。

曾经是资本大佬X先生旗下的雪松国际信托(原名中江信托),也参与到这次新能源造车盛宴中。征探君掌握的情况显示,雪松信托是在2019年下半年到广州南沙区等地进行的尽调。

该信托计划项目质押的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持有的2019NJY-10地块(2019年8月19日,以底价24.2亿元成交),这一地块换一个名称就是大家熟悉的恒大南沙拿的一宗10.78万平方米住宅地块。与该地块临近的也是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取得,相邻地块案名恒大悦澜湾。

征探君进一步了解到,该信托计划拟募集15.7亿,用于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工厂技改计划”,进行恒大国能汽车天津工厂的厂房建设与技术改造。

当然,近年来屡屡触雷的中航信托,也没有缺席恒大汽车的“盛宴”。

相关材料清晰显示,这些信托计划的担保人(保证担保、连带责任担保,担保人,各信托计划指称略有差别),无一例外都是中国恒大。

近年来,监管当局对于犹如脱缰野马的信托资金也逐渐重视。

2020年8月20日,住建部和央行召开了包括中国恒大等重点房企参加的座谈会,明确提出要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增强房地产企业融资的市场化、规则化和透明度。同时也宣布了房企融资的“三条红线”,即:1.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2.净负债率大于100%;3.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

2020年10月,银保监会信托部向各地银保监局下发《关于开展新一轮房地产信托业务专项排查的通知》,要求继续严控房地产信托规模,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强化房地产信托穿透监管,严禁通过各类形式变相突破监管要求,严禁为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提供通道。

新年前一天(2020年12月31日),央行、银保监局发布建立银行业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

此外,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产业发展司也于2020年11月13日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要求北京、天津、河北、上海、广东等省市发改委,重点对恒大和宝能2家企业旗下新能源汽车项目进行全面清查。

恒大、宝能等房企造车背后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资金等秘密,相信有关部门能够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得出一个结论。

此前,已经有人对房企造车发出了预警。2020年5月,泰特机电董事长、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在朋友圈发文称自己已于4月24日正式离开恒大,并表示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

他解释,自己在朋友圈中提到的“房地产造车”模式,直白的说就是真拿地假造车。

制图:这羽

征探君关注汽车业也有近二十年时间,见证了力帆、吉利等民企造车的崛起和衰落,也看到了不少新生力量正在汽车业深耕。然而,诸多失败的案例中,也可以看到即使在全民狂欢傻钱狂砸的时代,造车也要遵循规律,步子迈得太大了容易扯蛋。

发现了“盲盒”而欣喜的许家印,或许也应该以史为鉴。

当然,征探君也欣喜地看到,大时代里,许家印等人从贫寒子弟一步步经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了乡村,走出了小镇,实现了人生的辉煌。这殊为不易。

今年的1月1日,许家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发表激昂奋进的致辞。2019年和2020年,他都在新年致辞中提出“恒大朝世界百强企业迈进(全力冲刺)”。

然而,大D会的大佬们,似乎谁也不会给自己定一个什么宏大的目标公开宣示。征探君筛查大D会主要人物的上市公司发现,他们的旗下上市公司负债率并不高。像张松桥的旗下公司,资产负债率只有一二成的年份频频。这与内地诸多触碰红线的房地产企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要想成就百年老店,香港一些世家的做法其实值得参考。征探君有一次与霍英东儿子霍震寰单独交流时,问他公司负债率有三成吗(霍英东家族主要资产并未上市)?他笑了笑说:“更少吧。”他又转头看着窗外的维多利亚湾慢慢地说,“香港企业经过了一次次经济危机,不敢啊!”

诸如许家印这样在资本和产业路途上狂奔的内地富豪,也需要在冲向世界五百强等宏大的目标之外,多借鉴学习下看似保守的港澳家族,好好地把负债率降下来,让企业能够更从容地应对各种危机。

“朋友啊,一起来博,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2020年刷爆的十大金曲《浪子回头》)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ebaolh.cn/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